大神魔

第1章 待我长发及腰,公子娶我可好

洛国,天缘大陆众多国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国,占地领域十分小,和周围的国家相比用芝麻来形容不为过分,虽说和别的国家相比洛国显得很不起眼,但也是相当辽广。

    洛荣郡,洛国主郡,是洛国命脉之地,繁荣之地,人口万万计,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,洛荣郡也一样,即便是洛国主郡命脉也免了不。

    “周大少爷,我劝你还是给我回府,老老实实地呆在周府里别再跑到风里街耍狗疯,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,要不是上面吩咐过,恐怕你就算十条命也不够用。”一个面容俊俏,身姿挺拨,衣着华丽,手里拿着扇子的少年用眼角余光扫向被他扔在地上的少年,阴侧侧地说道。

    被扔在地上的少年叫周宇,同样衣着华丽,面容算不上俊俏,却也十分清秀,只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身上的衣服也破破裂裂,明显在被人扔出来前没少受人欺凌。

    “呸。”周宇啐了口痰,气喘吁吁地道:“狗仗人势,不过是风家的野种罢了,连体内流的是谁的血都不知的人有何资格论我”

    周宇眼神冰冷地盯着风清中,他跟风清中的恩怨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早在数年前两人之间就纷争不断,风清中因为风维灵两姐妹的原因,一直敌视周宇,这不今天又找周宇的碴了。

    正准备抬脚走进茶楼的风清中,听到周宇地话抬起的脚放下,面色沉得可以滴出水,心里燃起熊熊怒火,对着身边的下人大吼:“把他给我拿下,捉进茶楼,把茶楼清场。”

    风清中本就想这样放过周宇,没打算再为难周宇,但没想到的是周宇居然自己往枪口上撞,这就怪不得谁了。

    跟在风清中身旁的下人听下主子下命令,嘿嘿邪笑朝周宇走去,周宇见状拨腿就跑,怎奈对方十来人将他团团围起来,周宇见是跑不了倒也潇洒让众人绑住。

    “风少爷,茶楼已清空,可还有一人在二楼,小人不敢打扰她。”一随从在风清中身边恭恭敬敬道。

    “谁?”

    “是风维灵小姐”

    “维灵么?不用管她,把他给我抓进来!”风清中恶狠狠地望向周宇,眼中怒火喷射,恨不得一口把周宇吞了。

    他最恨别人说他是野种,即便这在洛荣郡已不是什么秘密,也容不得别人说。

    风清中的母亲是洛荣城三大霸主风家家主风战的幼女,风战对其十分溺宠,要什么有什么,以至于她十分放荡,可说洛荣城里俊俏能人之士都与之有一丝关系,也正是因为跟太多人发生关系,才导致不知是何人的种。

    因为这一点风清中一出生在家族没什么地位,若不是因为他天赋异凛被族中长老看中才有此地位,但也摆不掉野种这个名字。

    自从他被族中长老看中就再也没人提及这个称号,现在周宇提起摎到他的痛处。

    “把门关上。”风清中阴森森地盯着周宇,缓缓开口说道:“周宇啊周宇,虽说风家下过命令,无论你周宇对我们风家犯下什么错,都不会取你性命,哈哈哈,没想到风维雅那娘们又救了你一次,要是没那娘们你不知死了多少次。真不知道那臭娘们看上你哪一点?”风清中越说越激动,颈处青筋暴起,俊俏的面孔变得狰狞,抬起巴掌往周宇脸上煽去。

    啪,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地茶楼内,但挨耳光的不是周宇,而是风清中。

    风清中抬起的巴掌还没落下就响起耳光声,还不明耳光声从何而来,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,久违的感觉再次涌现,五个鲜红的指印印在他俊俏白哲的脸上。

    风清中脸上的肉抽搐,眼里布满血丝,转过头向身旁望去,看到那道身影愣了一下,很快回过神,冷冷地说道:“我说风小姐,你不在楼上好好的喝茶跑下来瞎凑什么热闹,你是吃饱撑着吗?”

    风维灵,风家大小姐,也是刚才风清中口中风维雅的姐姐,父亲风聚才在家族中本没什么地位,处处受人凌辱,过的生活也仅仅比风家下人强上一丝而已,而十五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彻底地改变了他的生活。

    因为一对双胞胎而改变,这对双胞胎是一对女婴,正是风维灵和风维雅,风维灵比风维雅早出生一刻钟,便比风维雅大,两人长相十分相似,就连性格也同出一辙,如果两人同时出现让人很难分辨谁是大谁是小。

    两人因为天资出众被洛国第一大门派皎月宗破例收为门徒,风聚才在风府内的身份也水涨船高,两人在修行一途表现出令人震惊的天赋,长得也是倾国倾城,让人宠怜,府中的人什么事都会谦让着她们,唯独风清中,仗着被族中长老看中,明地里没做什么出格的事,暗地里尽做些损人和之事。

    风维灵没有理会风清中,若无其事地看向周宇,掩口一笑轻声开口道:“周公子可好?”

    风维灵长得可以说是美不可方言,丰满的身材,吹弹可破的皮肤,唇红齿皓,眼睛水汪汪好像会说话一样,配上一袭白色纱衣,看得周宇不禁呆住。

    听到风维灵的声音,周宇从无限遐想中缓过神来,朝风维灵拱手笑道:“在家闲得无聊,瞎逛到这里,本在此和朋友喝茶,却不知你家的这位公子为何带人上前来殴打我。”周宇说到公子两字时看向风清中,还特意将两字咬重。

    风维灵未开口说话,风清中抢先恶狠狠地说道:“周宇,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好,如果不是看在风维雅妹妹的面子上留你一命,不然你现在就是一具死尸。”

    啪,风清中的话音刚落,风维灵又一个巴掌煽在风清中脸上,冷冷地说道:“维雅是你能直呼的吗?”

    说完又一巴掌朝风清中的脸上盖去,“你刚才称谁是臭娘们。”

    “风维灵,够了,为了个外人值当吗?”风清中俊俏的脸红了一大半,嘴角隐隐有血丝,可见风维灵下手有多重,他风清中自幼在风府中地位超然,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,今天还是头一回这样被人凌辱。

    “外人?”风维灵轻声一笑:“你还真当你是自家人了?哼,就你有何资格与我等同论,只不过是被长老看中而已,还真当自己是个菜,不自量力。”

    风维灵打小就对风清中没什么好感,无论是因为风清中的出身还是他的为人处事,处处都招惹风维灵的不喜,虽风清中表面很尊重她,但她也看得出风清中对她们姐妹两的想法。

    “对,我风清中是野杂种,呵,今天的事我记住了!”风清中双拳紧握,骨节处发白,眼里布满血丝,面孔狰狞,声音阴沉地说道,眼神如两把泛着寒光的刀子直勾勾地盯着周宇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周宇已经被风清中杀死千百回。

    他知道他现在还不是风维灵两姐妹的对手,无论是在风家中的地位或者本身实力都一样,风维灵姐妹是风家的宝,人人都得让着她们,就连族内的长老也一样,而且她们两人本身实力又强横。

    他风清中现在是肉身六重,风维灵姐妹早就不知把他给甩出几条街了,他是拍马也赶不上,除非有天大的奇遇,风清中这个人属于伪君子,人前人样,人后狗样,任何事情都斤斤计较,今天发生的他一辈子也忘不掉,如果给他找到机会定会百倍奉还。

    风维灵狠狠地瞪了风清中一眼,而后笑嘻嘻地看向周宇,惊奇地说道:“突破肉身三重了,看来周公子也是个修炼奇才啊!”风维灵很少出皎月宗宗门,距上次见到周宇已有一年多的时间。

    周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傻笑道:“姐姐别取笑我了,跟姐姐相比,就是萤火跟皓月争辉,不自量力,我现在才肉身三重,姐姐应该通灵四重了吧?”

    要知道修炼一途十分艰难,需凭天赋和资源来创造,比如说一个极有天赋有人修炼,却没有资源,那任凭他天赋再惊人,也是寸步难行,就算你有再多的资源,没有天赋,顶多也是比别人多走几步停下。

    “哎,姐姐不才,现在还是通灵三重,这次回去闭关应该就能突破到通灵四重了,倒是维雅那妮子前几天刚刚突破通灵四重,现在在宗门内闭关巩固修为,所以这次就没出来,是不是感到很失望!”风维灵调戏道。

    风维灵和周宇的关系很好,他们从小就认识,风维灵姐妹因为从小就进皎月宗,但每个月都有机会下山回家,他们便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认识,关系甚好,而风维雅和周宇两人更是表现出爱意,只是没有点明。

    “嗯,是有那么一点失望,我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维雅姐姐,真是惭愧啊。”周宇声音细小,情绪明显有些低落。

    “你小子。”风维灵捶了周宇一拳,让周宇很是吃痛,风维灵不知从何处取出三个瓶罐放在地上。

    “这是妹妹让我带给你的灵丹,让你好好修炼,早日赶上她,这丹药可是她省用偷偷藏起来的,你可别辜负她的一番好意思,她还让我带一句话,想不想听?”风维灵狡黠的笑容让周宇和风清中愣住,风清中在心里暗骂周宇好福气,也对周宇的恨加多了几分。

    “什么话?”周宇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,一改前风变得十分精神。

    “待我长发及腰,公子娶我可好。”说完风维灵踏着轻灵的脚步离开,留下几个瓶瓶罐罐和呆愣出神的周宇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