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霸诸天

第1章 人猪之分

天帝大陆大周皇朝极西之地,有一片巨大的荒原,千里不见鸟畜,万里不见人烟,别说是普通百姓,就算十万大军进去,也未必可以走的出来,号称天帝大陆的四大绝地之一。

    但在世俗凡间的传说中,荒原的深处,有玄士居住的地方。

    只要能越过荒原,活着走到极西尽头,就可以遇到古书传说中的玄门之士。

    什么叫做玄士?

    古书有记载。

    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是为玄士。

    夜行百里,力敌千军,是为玄士。

    凡世俗百姓所不能想的玄妙之事,都是玄士可为之事,这就叫玄士。

    如果真有凡人能经过万里荒原,就会看到一条连绵千里的山脉。

    这条山脉叫无暇山脉。

    无暇山脉就是天帝大陆六大玄门之一,无暇剑派的总部所在。

    无暇剑派创派数万年,有一百零八峰,每峰都分紫玄黑青四大院,高手如云,天才如雨,全派弟子有数千万人,相当于世俗的一个小型皇朝。

    事实上,天帝大陆有大小上千个皇朝,其中二百零四个皇朝属于无暇剑派。

    天下玄门掌控皇朝,把持社稷,超然于皇朝之上,视世俗百姓如蝼蚁,却又离不开世俗百姓,每年要从各大皇朝精心挑选青年才俊,补充门派,成为低级弟子。

    此时,在无暇剑派一百零八峰之一的万花峰青衣院五院中。

    长宽不到十丈的园子里,站了有三十多个身穿粗布长袍的青年男女。

    这三十多个人,就是无暇剑派万花峰青衣院五院去年招收的布衣弟子。

    布衣弟子又称入门弟子,从各大皇朝选拔而来,在无暇剑派学习神通,积蓄实力,一年期满后,每人会得到一粒神力丹。

    如果服下去能一举晋升到神力期,成就玄士,就可以留在门派真正成为青衣弟子。

    而失败的人,大多数会被驱逐门派,只有少数在过去一年中表现出色的人,才会被留下多给一年时间,但若第二年还不成功,则必定会被驱逐。

    所以今天,可以说是这三十多名入门弟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。

    杨真就站在人群的最后面,他今年刚满十八岁,身形清瘦,眉清目秀,一双眼睛看起来非常灵活,不停的在转来转去,打量四周。

    他来了无暇剑派一年,今天是第一次踏进青衣院,一切都看起来比较新奇。

    院子的建筑,金碧辉煌,大气磅礴,比肩世俗的皇朝宫殿,和他们入门弟子住的石洞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   他是多么想住进这院子中,多么想成就玄士。

    虽然他年纪还小,但是已经知道,玄士和凡人,有着人与猪的区别。

    没有人想当任人宰割的猪。

    “一定要成功,一定要成功,杨真你行的,你一定会成功的。”杨真一边看,一边暗暗鼓励自己。

    “项副院长到。”突然院子前方,有人高声大叫了一下。

    刷,所有人眼光兴奋的聚集到前面。

    内院走出三名青衣弟子。

    领头的人很年轻,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,和杨真年龄相似,但是脸上却有一片不同杨真的成熟和稳重。

    他叫项飞,是万花峰青衣院五院副院长,神力后期,万花峰出名的天才弟子,年纪轻轻担任五院副院长。

    “项院长。”众人看到他出来,齐齐低头,恭声大叫。

    “恩”项飞脸色平静,看不出喜怒,颇有威严的扫了一下全场,直入主题:“神力丹珍贵无比,难以练制,每年门中都按入门弟子数目练制,一个人,一年只有一次机会,希望你们好好珍惜,祝你们好运。”

    说完这句话,他拿出一个瓶子,曲指连弹,嗖嗖嗖,一粒粒丹药飞到众人面前。

    杨真连忙伸手,叭,一把抓到手上,直觉的自己全身都在颤抖,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到了。

   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吃下去,边上有人直接一把塞进嘴里,咕咚咽了下去。

    “这么急?至于吗?”杨真嘴角一抽,连忙后退半步,死死的盯着这人。

    就见他双目垂闭,似乎在运转在门中学到的无暇气功,练化吸收。

    不到五个呼吸,只见这人脸上越来越红,接着“轰”的一下,他身体四周的空气好像爆炸般的往外席卷。

    噔噔噔,四周多人被震的纷纷后退。

    杨真盯着他,看见他衣服几乎飘起,全身各处都在散发一种淡白色的气体,一股股强横的力量,从这些白气中散发出来,让人心神震颤,数个呼吸后,嗖的一下,所有的气息汇聚到他的丹田中隐藏起来。

    “好,气聚丹田,功成神力,恭喜这位师弟,成为本门青衣弟子。”项飞赞赏点头。

    “我成功了,我成功了,哈哈哈哈--我终于成功了,哈哈。”那人得意忘形纵声狂笑,笑到一半,看到项飞脸色微沉,才猛然反省,连忙低头退到一边,边上自有一个青衣弟子把他叫去,估计后面就是登记造册,成为无暇剑派的真正弟子。

    “我失败了,我失败了--”有人欢喜有人忧,人群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也吃的很快,结果却没反应。

    他脸色苍白,双眼无神,喃喃自语。

    然后突然看到项飞,好像想起什么,连忙冲了过去:“项师兄,我是刘山啊,我和阿心是同乡啊,能不能再给一粒我,我知道,你还有的,再给一粒我好不好,再给我一次机会--”

    “混帐,简直是废材一个,来人,扔出去。”项飞边上一个青年勃然大怒,冲上去飞起一脚。

    “扑通”刘山惨叫一声,晕死在地上。

    马上有人像拎死狗一样,把这人拎了起来,飞步而去,转眼之间不见踪影,也不知被扔到什么地方。

    果然是人和猪的区别。

    众人看在眼里,两种俨然不同的后果,一个人脸色发白。

    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在现场就吃掉了。

    没什么人想回去吃,反正在那吃都一样,是人是猪,就看这个时刻。

    结果场上三十多人吃下去,有六成的人直接凝出玄气,晋升玄士。

    失败的人,有的软摊在地,有的失魂落魄,有的默默转身而去,也有人苦苦的去求项飞,结果和那张山一样。

    杨真一直把神力丹抓在手上,看到所有人的都吃下去了,他才慢慢一个转身,准备离去。

    “站住,你叫什么名字,为什么不吃?”项飞眼光如炬,一下子叫住杨真。

    “项院长,我叫杨真,我觉的,晋升玄士除了每个人的资质之外,心态,机缘,运气也有重要,我想回去之后,沉下心来,调节好情绪,拿出最好的状态来迎接我的挑战。”

    “好,说的好。”项飞眼前一亮,脸上俱是赞赏之色:“现场这么多人,只有你看的明白。”

    “不错,不错,你叫杨真是吧,是个可造之材,你知道吗,我们无暇剑派各级天才弟子,几乎没有一个是在现场吃下去的。”

    “如今已经是内丹期的乔长老,当年拿到神力丹,回去静坐了三天,沐浴焚香,沉心静神,然后才吃下。”

    “你心态很好,不急不燥,若是你失败了,还可以留下一年,明年再试。”

    “多谢项师兄。”杨真大喜,拜谢之后,在无数忌妒的目光中转身而去。

    项飞看着杨真离去的身影,若有所思。

    片刻之后,院中三十多人消失一空,晋升的被领走,没晋升的被赶走。

    项飞突然脸上紧张起来,连忙转身,回到内院。

    内院的一个房子中,盘坐关一个身穿红裙的明艳少女。

    项飞带着一个同门,推开房门。

    “项大哥。”明艳少女一看到项飞进来,也不顾还有人在场,一头扑进他怀里哭了出来:“失败了,都失败了。”

    “什么?”项飞跺脚。

    原来这明艳少女是他的同乡情侣心儿,比他晚一年进入无暇剑派,少年时,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早就确立了关系。

    “我好不容易从师父那里又求来一粒神力丹,给你准备了两粒神力丹,你竟然失败了?”项飞气的直摇头,有心想骂她蠢笨,但看着她在自己怀中抽泣却狠不下心。

    “项大哥,还有没有,我有感觉,再来一粒,一定会成功的,真的,我有感觉的,你相信我,再给我找一粒来。”心儿埋在项飞怀中撒娇,脸上雨带梨花令人怜惜。

    “门中按人头派发,一人一粒,我那里能变出来的,只能再等一年,明年再说。”

    “再去找你师父嘛,再帮我要一粒好不好,我不想再等了,我一刻都不能再等了,我要现在就晋升玄士,以后天天陪你在身边,项大哥,我不想再等了,我想你,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   心儿抱着项飞,紧紧的抱着,娇柔和身体在他身上扭来扭去,扭的项飞忍不住有点心猿意马。

    一想到心儿美妙的身躯,温柔的小手,项飞有点犹豫,似乎在考虑重新找师父再要一粒的可能性。

    “项师兄。”项飞身后的青衣弟子眉头微皱:“叶师兄是本门的天才人物,他肯收你为徒,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,你上次向他求丹,他已经提醒你不要沉迷女色,你若再去?”

    这人叫李破石,神力中期,五院的一位组长,项飞的心腹人马。

    他说话虽然不好听,但是忠言逆耳,项飞一听就懂。

    “嗯”项飞顿时愣在那里。

    他项飞成为青衣弟子才一年,一年之内从神力初期晋升后期,得到门中天才高手叶玄衣的赏识,指名要收他为徒。

    不过叶玄衣现在才养气后期,按门中规定,只有晋升凝神之后才有资格收徒。

    叶玄衣提前指定项飞,也是门中人人皆知的事情,但没有人敢说什么。

    因为叶玄衣的天才,早晚都会晋升凝神。

    “那怎么办?”项飞知道,真的不能再去求叶玄衣了,再去求的话,搞不好连师父都没的拜。

    “外面不是还有一粒没吃么。”李破石嘴巴向外歪了歪。

    “--杨真?”项飞想起了杨真,然后摇头:“神力丹这么珍贵,他怎么肯让?”

    “我看杨真是个聪明人,刚才你也说出话来,若是今年不能晋升,明年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李破石笑道:“他若知趣,必然会双手奉上。”

    “若是不肯呢?”项飞眉头都打结了。

    “那就--”李破石猛的抬起手来,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抹,眼中闪过一丝毒辣之色。

    “嘶--”项飞再次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   “一个入门弟子而已,如猪如狗一样的东西,项师兄就算捏死他,万花峰也没有人会说什么?”

    对啊,杨真现在,还没吃丹吧?只要没吃,就是入门弟子?那真是如猪如狗一般的存在。

    项飞看看心儿,满眼都是疼爱的目光,心中想道:“为了自己的女人,杀一头猪算什么?”